結訓了
將近一個月的新訓 恩 老實說 不操
肚子有點消下去了
不過 我的膝蓋有點受不了 舊疾似乎要復發
算了 爆炸就算了

抽籤抽到99旅
也就是高雄
新訓在高雄 銜訓在高雄 接著下部隊也要在高雄
傻狗聽說要回北部開店 所以我在南部依賴他的日子應該不多了

軍中一堆人感冒 我也中標 自以為自己很強壯 沒想到也還是感冒了
說到這個 我們有一個單槓可以拉19下的神人 也感冒了
我目前最多也只能拉八下 而且我的右手好像又移位了
所以說不是我太虛 而是病毒真的太恐怖

新訓認識蠻多人的 然後 我莫名其妙的紅了
我一直把自己隱藏的很好 結果還是被上面的人發現了
這就是我的命嗎.. 不小心就會紅 下部隊要在低調點
軍中的外號叫"黑仔" 我看我這一生恐怕沒辦法脫離黑的這個外號了

總是當別人的戀愛導師 其實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該怎麼做
看了網誌 看來好像是在跟我說不要再有動作了
在那人的心中 我似乎永遠都走不進去了
雖然我總是告訴自己 往前走就對了
但是往前走的動力卻往往被那些文字給阻擋
真是夠了 都一年多了 還在幹麻
我腦袋真是進水 心也似乎永遠都打不開了

我的頭真的好菜 看到週年慶一堆人
頂著這顆鳥頭我哪也不想去!

說說的 放六天我要喝六天!

grant7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